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朱民:中美贸易形势若缓和 美联储只会降息一次

日期:2019-07-04 14:33

7月3日,夏季达沃斯论坛继续,朱民走进媒体村,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专访。虽年过花甲,霜侵残鬓,但笑容依旧,风度依然。

2016年卸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副总裁后,朱民“开启了后一半人生”,走进象牙塔,担任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。从国际机构高级官员,到大学研究院领头人,朱民的转身,从容且淡定,润物细无声。

与记者交谈时,朱民笑言,媒体村可是个“危险地带”。这显然是句玩笑话。

回望其职业生涯,朱民踏入的最“危险地带”,应该是人民币能否加入IMF特别提款权(下称,SDR)货币篮子,用朱民的话说,“整个过程,风雨满楼”,“IMF内部打得一塌糊涂,打到最后一分钟”。

这样的大阵仗都能得胜而归,记者的问题岂能算危险?这次专访,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的问题,就从这个大阵仗开始。

1

关键词:人民币国际化

“人民币国际化仍要继续扩大,比如在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发展、人民币资金流动等方面”

作为一家特殊的国际机构,IMF的专业性、严谨性、政治复杂性,远超一般机构。2011年7月,朱民被任命为副总裁。这是中国人的头一次。

起初,周遭有不信任,只能做一些边角工作。但是,朱民觉得,既然来了,“让我做的我就认认真真做”。

从分管IMF年会开始,一步一个脚印,逐步站稳脚跟,朱民推动了IMF年会改革、经济政策督导改革等诸多突破性工作。当然了,最大的事情是推动和见证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。

早年,朱民接受媒体采访时,曾经透露过其中的艰辛,其中,人民币在SDR货币中的百分比调整,“IMF内部也是打得一塌糊涂,打到最后一分钟”。

一直以来,朱民对于人民币国际化的方向和目标,坚定且清晰。

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认为,“人民币加入SDR对中国经济不会有实质性影响”。朱民公开反驳,“人民币加入SDR对于中国来说并非只有象征意义,对中国和全球来讲,都将带来长远并且实质的影响。”

谈及人民币国际化,朱民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专访时指出,“人民币国际化目前进展良好,特别在贸易结算等领域,但是人民币国际化仍要继续扩大,比如在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发展、人民币资金流动等方面。此外,在‘一带一路’倡议下,人民币国际化还有很大的扩展空间”。

在此次夏季达沃斯论坛的一场分论坛上,当被问到2030年中国金融业的模样时,朱民顿了顿,缓缓说:“2030年,我希望能够看到人民币实现国际化,人民币成为世界上排名前三的主要货币之一。”

2

关键词:全球经济风险

“从全球来看,今年经济不确定性仍旧很高……英国‘脱欧’变成了比较大的风险。此外,美国经济增长率在今年可能出现下滑。”

1985年赴美留学,1991年成世界银行经济学家,1996年回国供职于中国银行(行情601988,诊股),2010年赴任IMF副总裁,2016年走进清华园……

回望朱民的职业履历,学者底色一直在,客观、真实,是其秉持的学养。达沃斯论坛第一天,在展望中国经济前景的分论坛上,因为“客观”,朱民与中化集团董事长宁高宁有趣地“顶”上了。

宁高宁发言,谈及全球经济形势,有一句解读,“从目前看,全球经济增长面对的确定性是在增加的”。

“宁高宁先生是我非常敬佩的老总……不过,他今天说的,我基本不太敢苟同。”轮到朱民发言,他强调,2019年全球经济面临的风险在上升,而不是在下降。

听到这里,宁高宁赶紧抢过话筒:“我说的不是‘风险’,而是‘不确定性’。全球经济面临的风险不是小了,而是大了,这一点是确定的。”

这个回合,一个谈确定性,一个谈风险,切入点不一样,不过,殊途同归,“全球经济风险增大了”。

接下来,宁高宁说,“很多学者往往喜欢过度解读中国的经济形势,而且喜欢说得比较悲观。学者不说坏,学者能说什么呢?但是企业家是要干活的,如果太悲观,活就没法干了。”

这时,会场响起一片笑声,主持人有意引战,“我们来听听学者的看法。有请朱民先生。”

“我不知道自己还算不算学者。我支持宁高宁的乐观情绪,但是我想学者是客观的。”朱民的发言又引来全场一片笑声。

这个回合,一个谈乐观情绪,一个谈客观学风,切入点不一样,依然,殊途同归,要为中国经济发展群策群力。

7月3日,再与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复盘这场对话,朱民认为,风险可以测度管理,而不确定性无法预知,因此不确定的危害性更大。

朱民认为,从全球来看,今年经济不确定性仍旧很高。目前,中美贸易摩擦导致的风险下降,而英国“脱欧”变成了比较大的风险。此外,美国经济增长率在今年可能出现下滑,这对于全球经济增长形成巨大不确定性。

3

关键词:中国经济韧性

“中国经济在向消费拉动转型;制造业和投资继续促进经济发展;中国进一步改革开放、进行供给侧改革,释放制度红利。”

全球经济形势不佳,中国经济会受到多大拖累?换句话说,中国经济足够有韧性吗?

严谨治学,需要小心求证。很多场合,朱民习惯用事实与数据,佐证观点。

当记者问到中国经济的韧性问题,朱民列举如下三点:

第一,中国经济在向消费拉动转型,预计消费今年对GDP的贡献可达65%。消费可以作为具有持续性的经济支撑点;

其次,制造业和投资继续促进经济发展,而且经济结构越来越走向平衡、走向服务业;

第三,中国进一步改革开放、进行供给侧改革,释放制度红利。通过改革开放,引进市场机制,提高效率。同时在反全球化的情况下,中国开放拥抱全球化,表明了中国支持全球化,这对全球企业都产生利好。

对于外界对产业链转移的担忧,朱民表示,无需产生悲观情绪,“供应链转移的情况确实存在,中国的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其实一直在转移出去,因为中国现在不具有这个优势。但中国13亿人口和中产阶级的强劲增长,证明中国市场潜力仍旧巨大,所以外资企业还在不断进入中国。去年全球外商直接投资(FDI)下降了18%,而中国的FDI依旧上升。从这个意义上,我们没有必要产生悲观情绪,中国进一步改革开放的政策已经开始见效。”

对于中国进一步改革开放的“计划书”,朱民表示有需要、也有必要,“中国改革开放41年来,就是用改革释放制度红利,推进经济发展。当前,国际上,民粹主义抬头,中国坚持开放、坚持全球化,这对全世界的产业界和商业界是很积极、正面的行为。”

朱民认为,2019年将是外资流入大年。目前全球很多企业愿意到中国来,近期也呈现良好态势,“2019年会有很多外资进入,主要得益于中国股指被纳入一系列国际指数,以及一系列改革开放政策。”

4

关键词:货币政策

“如果从中美贸易形势趋缓,美联储降息次数可能不像市场预期的三次,更多可能是秋末的时候降息一次。”

2019年,全球经济面临诸多不确定性风险,全球多国央行加入降息队伍。

对此,朱民认为,美国经过升息、降息,现在进入升息周期,而又因为经济情况考虑降息,让外界无法确定其货币政策走向原则究竟为何,“大家更多把降息看成是对付经济下滑的权宜之计。所以这种变化对美国货币政策的权威性产生冲击。”

那么,美联储今年会再降息几次呢?

根据朱民的观察,如果从中美贸易形势趋缓,美联储降息次数可能不像市场预期的三次,更多可能是秋末的时候降息一次。

朱民强调,从中国的经济形势看,中国央行不会搞大水漫灌,中国政府还会坚持去杠杆。综合来看,中国目前没有降息的必要。

其实,全球央行货币政策的协同性和有效性,除了被经济形势“拖累”,还会受到一些新鲜事物的冲击,比如非主权货币的涌现。脸书(Facebook)近日宣布,2020年发行加密数字货币Libra,锚定一篮子主权货币。

对此,朱民直言,对Libra的出世不应掉以轻心,它将对现有的金融体系、货币体系甚至未来储备体系有很大冲击,“在中国的改革过程中,人民币国际化是非常重要的事情,特别是出现了Libra。中国作为第二大经济体,人民币成为世界的主流货币非常重要”。

下一篇:没有了